他带领2名战士勇敢机智地连续摧毁敌人几个火力点澳门新葡萄京app下载,曾随父母逃荒东北

澳门新葡萄京app下载 1近代人物

近代人物

黄继光舍身堵枪眼

出生地:山东省夏津县运河东畔的柳元庄

中文名:孙洪喜

抗美援朝战争中,黄继光舍身堵枪眼的英雄壮举,激励和教育了几代人。他那奋不顾身的大无畏英雄气概为人们所景仰,他的英雄事迹为人们所传颂。

主要成就:刘胡兰式的小英雄

国籍:中国

黄继光,四川省中江县人。1930年出身于贫苦农民家庭。曾当过儿童团团长和民兵,被评为民兵模范。1951年3月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1952年7月加入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作战勇敢,立三等功1次。

孙洪喜生平

出生地:山东省夏津县运河东畔的柳元庄

1952年10月,在抗美援朝上甘岭战役中,所在营与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和南朝鲜军激战4昼夜后,于19日夜奉命夺取上甘岭西侧597.9高地。部队接连攻占3个阵地后,受阻于零号阵地,连续组织3次爆破均未奏效。关键时刻,时任某部6连通信员的黄继光挺身而出,请求担负爆破任务。他带领2名战士勇敢机智地连续摧毁敌人几个火力点,一名战友不幸牺牲,另一名战友身负重伤,他的左臂也被打穿。面对敌人的猛烈扫射,他在多处负伤,弹药用尽的情况下,为了战斗的胜利,顽强地向火力点爬去,靠近地堡射孔时,奋力扑上去,用自己的胸膛,死死地堵住了敌人正在喷射火舌的枪眼,壮烈捐躯。在黄继光英雄壮举的激励下,部队迅速攻占零号阵地,全歼守敌两个营。

10多岁即为财主打短工,曾随父母逃荒东北。

出生日期:1929

战后,部队党委追认他为中国共产党党员,追授“模范团员”称号。中国人民志愿军领导机关给他追记特等功,并追授“特级英雄”称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追授他“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英雄”称号和金星奖章、一级国旗勋章。

1945年6月,孙洪喜加入村民兵模范班。7月30日拂晓,国民党军张栋臣部200余人,兵分三路突袭柳元庄。当时柳元庄驻有九区区队和民兵不足50人,南、北、东三个寨门相继失守后,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激战,九区区队和民兵突围。孙洪喜和一小战士跑在最后,被敌人堵回急返院内隐藏,孙洪喜不幸被捕。匪兵头目严刑逼供,以释放为条件要他说出小战士的下落和民兵组织情况,孙洪喜高声回答“不知道”。中午,孙洪喜被押至郑保屯十字大街,凶残的匪徒将其两只耳朵用刺刀割掉,他目眦欲裂,紧咬嘴唇出血,仍不吭一声。即而被押至郑保屯村南池塘边,匪徒驱赶着围观的群众,并企图杀一儆百,把孙洪喜打的遍体鳞伤,先后两次把他按入铡刀下,威胁逼供,但他仍斩钉截铁的回答:“不知道!”。

逝世日期:1945

赵一曼的故事

1945年6月22日,古老运河的浪涛冲撞着河床,在愤怒地咆哮,岸边的高粱、谷子低垂着头,像在沉痛哀悼……年仅16岁的夏津县柳元庄民兵孙洪喜壮烈牺牲在敌人的铡刀之下。

职业:革命者

在1935年11月,赵一曼率领的部队被日伪军包围,她要团长带队突围,自己担任掩护,左手手腕中弹负伤。她在村里隐蔽养伤被敌人发现,奋起迎战时左大腿骨被子弹打穿,因流血过多昏迷而被捕。她被押到哈尔滨伪滨江省警务厅受刑后几度昏迷,仍坚贞不屈。她生命垂危时,日寇担心死去得不到口供,把她送进哈尔滨市立第一医院监视治疗。负责看守她的伪满警察董宪勋和医院女护士韩勇义,都为她的英勇所感动,又听她宣传抗日救国的道理,于是决心参加抗联队伍。在二人帮助下,她于1936年6月28日深夜逃出哈尔滨,朝抗日游击区的方向走。

孙洪喜,1929年出生于卫运河东岸柳元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里。父亲孙长林是个老实巴脚的庄稼人,靠耕种几亩薄田和给地主打短工维持全家生活。孙洪喜的童年,除了到地里挖野菜,就是拎条打狗棍跟着母亲沿街乞讨。他12岁那年,就到地主家当了只管吃饭不开工钱的小长工。

主要成就:刘胡兰式的小英雄

伪骑警队在第三天凌晨追上了她们乘坐的马车,赵一曼再次被捕。敌人反复折磨了她一个月,她只是怒斥敌人:“你们可以让整个村庄变成瓦砾,可以把人剁成烂泥,可是你们消灭不了共产党员的信仰!”

1945年6月,在区游击队指导员杨志坚的帮助下,柳元庄成立了民兵组织——“模范班”,16岁的孙洪喜积极报了名。参加“模范班”以后,孙洪喜一面积极地与地主老财作斗争;一面为了防御土匪骚扰,站岗巡逻。他日夜和其他民兵生活在一起,好像有使不完的劲;扛着红缨枪上岗值勤,嘴角边总是挂着自豪的微笑。

性别:男

董存瑞舍身炸碉堡

6月22日凌晨,国民党张八师九营兵站的头目老解带领200多匪兵包围了柳元庄。正在南寨门站岗的孙洪喜立即往村里送信,恰巧那天九区游击队的20多名战士驻在村里。指导员杨志坚和民兵队长王守德立即组织战士和民兵与敌人展开了激烈的战斗。由于敌众我寡,匪兵很快冲进村子,我军被迫退进一座院里,坚持与敌人战斗。一个多小时后,看看弹药将尽,又无援兵,杨指导员和王队长决定突围。战士们冒着敌人密集的火力冲出院子,奋力杀开一条血路,向南寨门冲去。

孙洪喜生平

在河北省隆化县北郊,长眠着模范共产党员、全国着名战斗英雄董存瑞的英灵。在苍松翠柏中,矗立着一座雄伟的纪念碑,碑上铭刻着朱德总司令的题词:“舍身为国,永垂不朽!”

孙洪喜和九中队的战士袁义荣由于年龄小,突围时跑在最后面,刚出院子,就被冲上来的大股匪兵堵截住,只好折返回来。袁义荣慌忙中把小马枪丢落在院子里,只身藏进了北屋的黄草堆中。孙洪喜并不想躲藏,迅速拾起丢在地上的马枪。可就在这时,敌人冲进院子,十多名匪兵一拥而上,把他按倒在地,绑起来,敌人问他小八路哪里去了,他只是瞪着眼睛,根本不予理睬。众匪兵屋里屋外搜了一阵,没有找到袁义荣。

10多岁即为财主打短工,曾随父母逃荒东北。

董存瑞,1929年生,河北省怀来县人。出生于贫苦农民家庭。当过儿童团长,13岁时,曾机智地掩护区委书记躲过侵华日军的追捕,被誉为“抗日小英雄”。1945年7月参加八路军。后任某部六班班长。1947年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他军事技术过硬,作战机智勇敢,在一次战斗中只身俘敌10余人。先后立大功3次、小功4次,获3枚“勇敢奖章”、1枚“毛泽东奖章”。他所领导的班获“董存瑞练兵模范班”称号。

匪兵们把孙洪喜推推搡搡地带到了郑保屯村的伪军区部。匪兵头子老解带着奸诈的笑,走到孙洪喜面前说:“嘿嘿,你受委屈了。刚才跑回院里的小八路藏到哪里去了?他叫什么名字?只要你说出来,我们就放你回去。”孙洪喜抬起头,两道愤怒的目光射向敌人,厉声道:“不知道!”

1945年6月,孙洪喜加入村民兵模范班。7月30日拂晓,国民党军张栋臣部200余人,兵分三路突袭柳元庄。当时柳元庄驻有九区区队和民兵不足50人,南、北、东三个寨门相继失守后,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激战,九区区队和民兵突围。孙洪喜和一小战士跑在最后,被敌人堵回急返院内隐藏,孙洪喜不幸被捕。匪兵头目严刑逼供,以释放为条件要他说出小战士的下落和民兵组织情况,孙洪喜高声回答“不知道”。中午,孙洪喜被押至郑保屯十字大街,凶残的匪徒将其两只耳朵用刺刀割掉,他目眦欲裂,紧咬嘴唇出血,仍不吭一声。即而被押至郑保屯村南池塘边,匪徒驱赶着围观的群众,并企图杀一儆百,把孙洪喜打的遍体鳞伤,先后两次把他按入铡刀下,威胁逼供,但他仍斩钉截铁的回答:“不知道!”。

1948年5月25日,我军攻打隆化城的战斗打响。董存瑞所在连队担负攻击国民党守军防御重点隆化中学的任务。他任爆破组组长,带领战友接连炸毁4座炮楼、5座碉堡,胜利完成了规定的任务。连队随即发起冲锋,突然遭敌一隐蔽的桥型暗堡猛烈火力的封锁。部队受阻于开阔地带,二班、四班接连两次对暗堡爆破均未成功。董存瑞挺身而出,向连长请战:“我是共产党员,请准许我去!”毅然抱起炸药包,冲向暗堡,前进中左腿负伤,顽强坚持冲至桥下。由于桥型暗堡距地面超过身高,两头桥台又无法放置炸药包。危急关头,他毫不犹豫地用左手托起炸药包,右手拉燃导火索,高喊:“为了新中国,冲啊!”碉堡被炸毁,董存瑞以自己的生命为部队开辟了前进的道路,年仅19岁。

“那你说说你们村都有谁参加民兵?”

1945年6月22日,古老运河的浪涛冲撞着河床,在愤怒地咆哮,岸边的高粱、谷子低垂着头,像在沉痛哀悼……年仅16岁的夏津县柳元庄民兵孙洪喜壮烈牺牲在敌人的铡刀之下。

刘胡兰
公元1947年1月12日,这是云周西村人民难忘的一天。这天早上,东方刚刚闪亮,刘胡兰早早起来,把她转移上山的消息告诉了父母,一家人忙着为她收拾行李,刘胡兰边洗衣服,边和母亲谈论上山后的打算,刘胡兰的心情十分激动。

老解见来软的不行,便凶相毕露:“好,这小子不吃好果子,来人呀,割掉他的耳朵!”于是,匪兵割下了孙洪喜的一只耳朵,鲜血从脸颊上流了下来,染红了衣领。老解再次逼问,并说如果再不讲就砍他的头。孙洪喜忍着剧痛,一声不吭。

孙洪喜,1929年出生于卫运河东岸柳元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里。父亲孙长林是个老实巴脚的庄稼人,靠耕种几亩薄田和给地主打短工维持全家生活。孙洪喜的童年,除了到地里挖野菜,就是拎条打狗棍跟着母亲沿街乞讨。他12岁那年,就到地主家当了只管吃饭不开工钱的小长工。

就在这时,盘踞在大象镇的敌人和地主武装,忽然包围了云周西村,封锁了所有路口,严令不许任何人出村。由于敌人的严密封锁,刘胡兰已无法离开村子,她和母亲商量,先到隔壁刚生下小孩的金钟嫂家里隐蔽,如果被敌人发现,就说是伺候坐月子的。当刘胡兰来到金钟嫂家时,屋里已经有好几个人了。这时,街上又传来急促的锣声,紧接着就是敌人的嚎叫声:“大家听着。一家只许留一人,留下两个的就按私通八路办理。”

敌人见从孙洪喜身上捞不到什么,就把他押到南塘—郑保屯村南的家庙前,要在这里把孙洪喜处死。

1945年6月,在区游击队指导员杨志坚的帮助下,柳元庄成立了民兵组织——“模范班”,16岁的孙洪喜积极报了名。参加“模范班”以后,孙洪喜一面积极地与地主老财作斗争;一面为了防御土匪骚扰,站岗巡逻。他日夜和其他民兵生活在一起,好像有使不完的劲;扛着红缨枪上岗值勤,嘴角边总是挂着自豪的微笑。

怎么办?留下来,万一被敌人发现,这卧床的产妇,初生的婴儿,这满屋的乡亲们,将要受到牵连,不!绝不能连累他们!刘胡兰毅然谢绝了金钟嫂的挽留,走出屋来,向村前的大庙走去。

匪兵们搬来一口铡刀,一个匪兵掀起铡把,孙洪喜被两个土匪推入铡刀下,片刻又被拽出来。老解不甘心失败,再次走到孙洪喜面前:“我再给你一次自新的机会,你现在讲出来不晚,否则……”

6月22日凌晨,国民党张八师九营兵站的头目老解带领200多匪兵包围了柳元庄。正在南寨门站岗的孙洪喜立即往村里送信,恰巧那天九区游击队的20多名战士驻在村里。指导员杨志坚和民兵队长王守德立即组织战士和民兵与敌人展开了激烈的战斗。由于敌众我寡,匪兵很快冲进村子,我军被迫退进一座院里,坚持与敌人战斗。一个多小时后,看看弹药将尽,又无援兵,杨指导员和王队长决定突围。战士们冒着敌人密集的火力冲出院子,奋力杀开一条血路,向南寨门冲去。

刘胡兰来到大庙广场找到了母亲,女儿的突然到来,使胡文秀十分震惊,她悄悄地问道:“胡兰了,你怎么也来了?”
刘胡兰低声向母亲说明了原因。

“呸!你们休想!你们杀吧!再过二十年我又是一条汉子。你们要知道,共产党、八路军是杀不绝的!”

孙洪喜和九中队的战士袁义荣由于年龄小,突围时跑在最后面,刚出院子,就被冲上来的大股匪兵堵截住,只好折返回来。袁义荣慌忙中把小马枪丢落在院子里,只身藏进了北屋的黄草堆中。孙洪喜并不想躲藏,迅速拾起丢在地上的马枪。可就在这时,敌人冲进院子,十多名匪兵一拥而上,把他按倒在地,绑起来,敌人问他小八路哪里去了,他只是瞪着眼睛,根本不予理睬。众匪兵屋里屋外搜了一阵,没有找到袁义荣。

不一会儿,“复仇”队员武金川忽然在人群中发现了刘胡兰,窜过来威胁说:“今天要你自白,不说就要你的命。”刘胡兰狠狠地瞪着他说:“我没有什么可自白的。”武金川灰溜溜地窜回了大庙。

老解看看无计可施,声嘶力竭地喊道:“铡死他!”

匪兵们把孙洪喜推推搡搡地带到了郑保屯村的伪军区部。匪兵头子老解带着奸诈的笑,走到孙洪喜面前说:“嘿嘿,你受委屈了。刚才跑回院里的小八路藏到哪里去了?他叫什么名字?只要你说出来,我们就放你回去。”孙洪喜抬起头,两道愤怒的目光射向敌人,厉声道:“不知道!”

天空乌云翻滚,广场气氛森严,这时候,刘胡兰已经清楚,一场严峻的考验就在眼前。她轻轻脱下了指环,掏出了手绢和万金油盒,郑重地交给了母亲,决心用鲜血与生命同敌人作一场殊死的斗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萄京app下载-官网网址8522首页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