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诏使殷与杨行密攻汴州,修筑抚州城池

钟传,洪州高安人。以负贩自业,或劝其为盗必大显。时王仙芝猖狂,江南大乱,众推传为长,乃鸠夷獠,依山为壁,至万人,自称高安镇抚使。仙芝遣柳彦璋略抚州,不能守,传入据之,言诸朝,诏即拜刺史。中和二年,逐江西观察使高茂卿,遂有洪州。抚民危全讽间传之去,窃州以叛,使弟仔昌据信州。僖宗擢传江西团练使,俄拜镇南节度使、检校太保、中书令,爵颍川郡王,又徙南平。

三刘成杜钟张王

五代十国人物

图片 1五代十国人物

传率兵围抚州,天火其城,士民讙惊,诸将请急攻之,传曰:“乘人之险,不可。”乃祝曰:“全讽罪,无害民者。”火即止。全讽闻,谢罪听命,以女女传子匡时。传以钟匡时为袁州刺史,击马殷。又以彭玕为吉州刺史。玕,健将也,传倚以为重。

刘建锋,字锐端,蔡州朗山人。为忠武军部将,与孙儒、马殷同事秦宗权。儒
之败,建锋、殷收散卒,转寇江西,有众七千,推建锋为主,殷为前锋,张佶为谋
主,略洪、虔数州,众遂十余万。乾宁元年,取潭州,杀武安节度使邓处讷,自称
节度留后,奉表京师,诏即拜检校尚书左仆射、武安军节度使。

中文名:危全讽

职业:镇南节度使、抚州刺史

广明后,州县不乡贡,惟传岁荐士,行乡饮酒礼,率官属临观,资以装赍,故士不远千里走传府。传少射猎,醉遇虎,与斗,虎搏其肩,而传亦持虎不置,会人斩虎,然后免。既贵,悔之,戒诸子曰:“士处世,尚智与谋,勿效吾暴虎也。”乃画搏虎状以示子孙。凡出军攻战,必祷佛祠,积饵饼为犀象,高数寻。晚节重敛,商人至弃其货去。天祐三年卒。

建锋已得志,即嗜酒不事事。新息小史陈赡为建锋御者,妻美且艳,乃私之。
赡怒,袖铁挝击建锋死,断其喉。众推张佶为帅,佶固辞,马是伤佶左髀,下令
曰:“吾非而主。”时马殷攻邵州未克,于是遣人迎殷,磔赡于市。

别名:上练、忠练

主要成就:修筑抚州城池

匡时自立为节度观察留后。次子匡范为江州刺史,怨兄立,挈州附淮南,因言兄结汴人图扬州。杨渥使秦裴攻匡时,围洪州。匡时城守不出,凡三月,城陷,淮军大掠三日止,执匡时及司马陈象归扬州。渥切责,匡时顿首请死,渥哀赦之,斩象于市。

殷至,佶坐受其谒。既而率将吏推殷为留后。诏即除检校太傅、潭州刺史。殷
以成汭、杨行密、刘隐皆养士以图王霸,谓其属高郁曰:“吾欲重币以奉四邻而固
吾境,计安出?”郁曰:“荆南暗弱,焉能患我?淮南,我雠也,固不吾援。公若
置邸京师,归天子职贡,王人来锡命,四方畏服,然后按兵讨不廷,霸业成矣。”
殷悟,厚结宣武硃全忠以请于朝,乃拜湖南节度兵马留后。郁又教殷铸铅铁钱,十
当铜钱一。民得自摘山,收茗算,募高户置邸阁居茗,号“八床主人”。岁入算数
十万,用度遂饶。

国籍:中国

危全讽简介

彭玕既失援,厚结马殷,且观虚实,使者还曰:“殷将校辑睦,未可图也。”遂归款。玕通《左氏春秋》,尝募求西京《石经》,厚赐以金。扬州人至相语曰:“十金易一笔,百金偿一篇,况得士乎?”故士人多往依之。

于是收邵、衡、永、道、郴、连六州,进攻桂州,执留后刘士政。诸城望风奔
溃,尽得昭、贺、梧、象、柳、宜、蒙等州。又攻容管,执宁远节度使庞巨曦,虏
其众及赀。昭宗在凤翔,难方亟,遣中人间道赐硃书,密诏使殷与杨行密攻汴州,
殷兵讫不出。

民族:汉族

危全讽字上练,又字忠练,唐末南城东兴乡四十一都苏源村人。抚州刺史。抚州城的奠基人。唐末时拥有抚、信、袁、吉四州之地,割据称雄。
唐僖宗乾符元年,黄巢农民起义爆发,江西各地农民群聚响应。危全讽与其弟危仔倡招募乡勇,组织武装,在南城城上修筑土城,保卫乡民。乾符四年,江西起义军柳彦章由江州南下攻打抚州。危全讽与危仔倡起兵,攻柳彦章于象牙潭,斩柳部将黄可思、李道谦,被授为讨捕将军。

始,危全讽闻匡时立,喜曰:“听钟郎为节度三年,我自取之。”及渥兵盛,不敢救,潜谋攻渥。会淮南亡将王茂章过州,请曰:“闻公欲大举,愿见诸将军才否。”全讽搜众十万,邀茂章观之,对曰:“扬州有士三等,公众正当其下,盍更益之?”全讽不能答。后为杨氏所并。

殷弟賨,沈勇知书史,从孙儒为盗,晚事杨行密为黑云军使。与钱镠战,数有
功。夜卧,常有光怪。行密知之,曰:“吾今归汝于兄。”辞曰:“賨一败卒,公
待以不死。湖南在宇下,朝亡夕至,但谊不忍舍公。”行密具赍以遣曰:“尔还,
与兄共食湘、楚,然何以报我?”答曰:“愿通二国好,使商贾相资。”行密喜。
既至,殷表以自副。每劝殷与行密连和,殷畏全忠,卒不克。

出生地:江西抚州

危全讽事件

殷与建锋同里人,凡宗权党散为盗者,皆以酷烈相矜,时通名“蔡贼”云。

逝世日期:909年

乾符五年三月,崇仁朱从立、新城黄天撼乘黄巢起义军攻占江西之机,率领农民起义,在今南丰、黎川、崇仁、宜黄一带活动。危全讽奉令将其镇压。随后,危全讽又在南城都军修筑土城,设立军营,并派出游动哨,保卫南城全境。

成汭,青州人。少无行,使酒杀人,亡为浮屠。后入蔡贼中,为贼帅假子,更
姓名为郭禹。当戍江陵,亡为盗,保火门山。后诣荆南节度使陈儒降,署裨校。久
之,张瑰囚儒,以禹凶慓,欲杀之。禹结千人奔入峡,夜有蛇环其所,祝曰:“有
所负者,死生唯命。”既而蛇亡。禹乃袭归州,入之,自称刺史。招还流亡,训士
伍,得胜兵三千,秦宗权故将许存奔禹,禹以青州剽卒三百畀之,使讨荆南部将牟
权于清江,禽权,取其众。禹又破其将王建肇,建肇奔黔州。昭宗拜禹荆南节度留
后,始改名汭,复故姓。

职业:镇南节度使、抚州刺史

中和二年五月,抚州刺史钟传驱逐江西观察使高茂卿占据洪州,危全讽即率部进驻抚州,遣其弟危仔倡占领信州。中和五年,危全讽授抚州刺史职,危仔倡为信州刺史。

宗权余党常厚攻夔州。是时,西川节度使王建遣将屯忠州,与夔州刺史毛湘相
脣齿,厚屯白帝。汭率存乘二军之间攻之,二军使人谇辱汭,韩楚言尤剧,汭耻之
曰:“有如禽贼,当支解以逞!”会存夜斩营袭厚,破之,厚奔万州,为刺史张造
所拒,走绵州。存入夔州。楚言妻李语夫曰:“君常辱军,且支解,不如前死。”
楚言不决。李砺刀席下,方共食,复语之,夫曰:“未可知。”李取刀断其首,并
杀三子,乃自刭。汭畏其烈,礼葬之,刻石表曰烈女。即使司马刘昌美守夔,率存
溯江略云安,建将皆奔。存按兵渝州,尽下濒江州县。

主要成就:修筑抚州城池

危全讽进驻抚州后主政27年,招怀亡叛,安抚士民,整顿社会秩序,修州衙,筑城墙,创庙学,弘佛教,百废俱兴,使民得以安居,政绩显着。对外交结钟传,以女嫁钟传之子、袁州刺史彭王干、虔州刺史卢光稠友善,抚州全境得以安宁。对内劝课农桑,招徕商旅,使抚州的经济得到发展,成为远近闻名的“名邑”。

时王建肇据黔州自守,帝以建肇为武泰军节度使。汭遣将赵武率存攻之,建肇
走,汭乃以武为留后,存为万州刺史。存不得志,汭遣客伺之,方蹴球,汭曰:
“存必叛,自试其力矣。”遣将袭之。存夜率左右超堞走,与王建肇皆降于王建。

民系:江右民系

中和五年,他考虑到地处连樊水边的抚州城地势低洼,易发生内涝,更不利于战守,遂将州治向东移至形势险峻的羊角山。又于中和七年开始了抚州历史上第一次修筑城墙的工程,历时三年才竣工。新建成的抚州城分内外两重,内为子城,周长1里225步,设有3门;外为罗城,周长15里26步,设有8门,奠定了现代抚州城的基础。城内有大街两条,为农副产品的交流和商业服务提供了便利。为此,张保和于大顺元年特地写了《抚州罗城记》,盛赞抚州“贾货骈肩,豪华接袂”的繁华景象。

汭颇知吏治,尝录囚,尽其情。垫江贼阴杀令,其主簿疑小史导之,讯不承。
临刑曰:“我且讼地下。”逾月,吏暴死。汭闻,益详于狱。始治州,民版无几,
未再期,自占者万余。帝数诏刻石颂功,辄固辞。时镇国节度使韩建亦以治显,号
“北韩南郭”。汭进累检校太尉、中书令、上谷郡王。云安榷盐,本隶盐铁,汭擅
取之,故能畜兵五万。初任贺隐,隐,贤者也,故汭所举少过。晚得妻父任之,谮
害诸子,汭皆手杀之,至绝嗣。澧、朗本荆南隶州,为雷满所据,别为节度,汭数
请之,宰相徐彦若不许。及彦若罢,道江陵,汭出怨言,彦若曰:“公专一面,自
视桓、文,一贼不能取,而怨朝廷乎?”汭大惭。晚喜术士,饵药濒死而苏。

危全讽

危全讽注重发展教育和宗教事业。天复二年,他在抚州设立文庙,力兴儒学,设文学、助教职官,掌全州教育之职。在他的影响下,宜黄棠阴人罗坚、罗信于天祐年间赠田创建了湖山书院和三湾书院,开抚州私人办学的先河。他笃信佛教,大力倡导佛学,网罗了一大批禅师来抚州传经讲佛,住持寺庙。曹洞宗师本寂在宜黄曹山寺开山说法,他多次参禅礼佛,并对其倡导的“五位君臣”法要深为悦服。当时,钟传数次请本寂去洪州弘法,本寂不为心动。危全讽入主抚州伊始,邀请本寂得意弟子匡仁禅师住持疏山寺弘扬曹洞佛法。文偃禅师曾在疏山寺师事匡仁10年之久,后在韶州创立了云门宗。开平二年,一代禅宗大师文益,应危全讽之邀,担任临川崇寿院住持,创立了法眼宗,被誉为“汝水之灯”。文益广收门徒,光大法眼佛学,使崇寿院享誉天下。当时崇寿院方圆数里,海内外拜师求学的多达千余人,佛教国师德韶、慧炬都曾在崇寿院师事文益。由于抚州在短短数十年间培育出佛教禅宗几大流派,被称为“天下禅河的中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澳门新葡萄京app下载-官网网址8522首页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